儿子满月宴,去世多年父亲出现,继父说出当年实情,父亲落寞离开

前天是我儿子的满月酒,当天我跟妻子是带着孩子一起回的农村老家,在我们那座农家庭院之中摆的流水席。当时虽无丝竹管弦,可处处都是欢声笑语,其热闹的场景让我继父跟母亲全都笑开了花。只不过后来发生的一幕就实在有些煞风景,一个据称是早已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的人的出现,搅乱了一池春水。假如不是大白天,假如不是人气鼎

新闻资讯

最新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