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元生活 >民间谴责治标不治本 “让社会变冷漠” >

民间谴责治标不治本 “让社会变冷漠”


民间谴责治标不治本 “让社会变冷漠”

联邦直辖区宣布打击乞讨文化的措施引起坊间强烈反弹,民众、朝野政党代表及民间组织等纷纷谴责此举让社会变得冷漠,而且也无法从根源解决问题!

尽管大家对于向布施者罚款150令吉有不同看法,但大部分人认为,要真正解决问题,理应和各造商讨协调,拟出更适当的方案,而不是制造更多争议。

应协助就业

他们说,当局打击乞讨文化的决心值得赞赏,不过向施舍者罚款则有打击及磨灭公众善心之嫌,与其治标不治本,政府实更应成立福利社团帮助乞丐和流浪汉,尤其是四肢健全及智力正常的穷人,找份安定工作。

针对东姑安南昨天的宣布,《》记者今日走访市中心一带,发现街上并没很多乞丐,只是偶尔有一两人经过而已。

据悉,乞丐常年出现的地方包括从时代广场通往金河广场的桥底、金河广场旁门外、武吉免登路马银行(Maybank)前、从乐天广场前往Farenheit88飞轮海广场一带等等。

惟据观察,武吉免登路乐天广场(Lot10)自昨日被严打行乞活动,居多乞丐见情况不对劲,一一“撤离”!

当地受访的业者,武吉免登路一带的乞丐于2年前已逐渐减少,这是好事,尤其该区游客甚多,若沿街都是乞丐,那就破坏了市容,让游客觉得我国经济很差。

为巡视其他地区是否成为乞丐“集合区”,本报记者也到茨厂街巡视,发现流浪者竟比乞丐多,据当地商家反映,该区的乞丐多数在晚上出动。

商家表示,茨厂街的外国乞丐比本地乞丐来得多,而且都在晚上出动,外国乞丐的特征是流动式、呼吁捐钱、带着致命“武器”如小孩等等。

商家说,本地乞丐都不在茨厂街行乞,但外国乞丐却假冒“和尚”、“穷人”等等来行乞,让人觉得不堪。

一些商家指出,若看到四肢健全的乞丐,将置之不理;若看到残障人士或是小儿麻痹症孩童,将施舍一些零钱至他们。

李素桦:不应对付布施者 把贫穷问题犯罪化

李素桦律师声称,据她所知,若吉隆坡市政厅落实向布施者及乞讨者罚款制,这个执法条例是没有相关法律及宪法能作为执行依据。

她接受《》记者访问时说,再加上这项措施只是打击流浪汉或乞丐的现象而已,并非真正从根源上解决贫困问题,因此到最后是行不通的。

“我认同这项条例的实施,会是再度把贫穷问题犯罪化,因此我认为中央政府不应对付布施物资的慈善团体或个人,因他们与政府协力助流浪汉或乞丐。”

“另外,据我所知若该位流浪汉及乞丐行为举止正常,是没抵触没有法律,因此有时警方所逮捕的流浪汉都只是关进扣留所一阵子,一会儿就放出来了。”

基督教贫困问题宣导网络 “流动厨房能助重拾尊严”

基督教贫困问题宣导网络(Christian Advocacy Network on Poverty Issues)就表示,当局对联邦直辖区部长拿督斯里东姑安南要惩罚讨乞者及布施者及停止流动厨房的建议让人感到惊讶。

当局声称,据最新研究报告指,流浪汉及乞讨者现象与国家社会经济是呈挂钩现象外,各地方社区上的政府服务不足也是加剧这个现象。

“像流动厨房等组织在地并非单纯供给食物而已,这些组织除可与流浪汉及乞讨者建立起社区关系外,并也提供健康检查及法律咨询,让流浪汉及乞讨者能重拾尊严。”

为此,该组织呼吁中央政府应在帮助那些陷于贫困的人士上问责,以及公开流浪汉拘留过程及机构,如福利部的收容中心(DesaBina Diri)等,以让相关非政府能提供意见。

捍卫自由律师团 抨击搬迁流动厨房太离谱

捍卫自由律师团(Lawyers for Liberty)指出,该团对联邦直辖区部长拿督斯里东姑安南要求流动厨房搬迁一事是离谱的和肤浅的要求,并指这项要求是没考虑到实际情形。

捍卫自由律师团发文告说,流浪汉并非犯罪分子,而流浪汉也有其人权及尊严,若有关执法当局强行为流浪冠上罪名,即是侵犯到其生存的自由。

他们也呼吁有关执法当局,需采取更为温和及长期的行动方式来解决流浪汉问题,而非单纯把流浪汉视为只能透过刑事制裁才能解决的社会疾病。

社会党谴责边缘化行为

社会主义党(PSM)指,一所城市的形象并非以拥有多少座摩天大楼为主,而是该城市如何对待边缘化社区,因此严厉谴责直区部长东姑安南要强行逼迁流动厨房一事。

该党发文告说,许多居住在人民组屋的城市贫穷人口都艰难的在每月1500令吉以下薪金生存,当中不少的贫穷的家庭、老年人口及已失去工作能力者都会沦落至街头。

他们也说,福利部在改善城市贫穷人口工作是失败的,虽然该部指极度贫困率从1984年的6.9%降低至2012年的0.2%,但实际情形是很多家庭都因物价高涨而无法良好生活。

半山芭恩典羊棚住宿中心负责人●梁家明牧师:开设更多收留所

半山芭恩典羊棚住宿中心负责人梁家明牧师则表示,若要全面解决流浪人口问题,各政府部门需放宽给慈善团体申请慈善场所运营准证,让更多慈善团体能开设收留所给流浪汉及乞丐。

居住情况欠佳

他说,虽说福利部在双溪龙有自己的收容中心,但因那边并没有向流浪汉提供辅导活动,而且居住情况也不好,很多时候流浪汉会自行想办法逃出来。

半山芭恩典羊棚住宿中心是在17年前成立的,主要目的是收容无家可归的流浪老人,目前中心可容纳26名老人,但现在中心内有24位老人而已。

“据我观察,若以17年前比较,在外流浪的老人人口有增加迹象,增长率可达50%左右。据我所知,每一个流浪老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当中包括失去工作能力的单身老人、被子女抛弃等个案。”

禁晚上11时出门

他说,通常这些流浪老人年龄最高者可达80岁左右,并经常在富都再也(Pudu Jaya)一带聚集。

“尽管有一些流浪老人家曾经来到中心面试,但因我们中心有自己的规则,其中一个是我们不允许他们晚上11时出门,他们就宁可要自由而不入驻我们中心内。”

面包、小吃档老板●郑雄达(38岁):不如设福利社团

我在这里(即茨厂街)营业,发现白天的乞丐较少,而晚上才有乞丐出动。

此外,我也发觉外国乞丐在这里很活跃,他们都在这区走动,掏钱手法包括募捐钱及带小孩子骗民众的同情心。我个人觉得,与其罚款150令吉,不如设立福利社团帮助穷人。

按摩院员工●罗先生(52岁):乞丐多影响市容

我觉得沿路都是乞丐只会影响市容,让外国游客觉得我国经济有问题,导致那幺多人行乞。

这里(即武吉免登路)的乞丐不多,比起我在这里开始营业的9年前,乞丐数量在近2年已逐渐减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