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好生活 >2012,这将是决定美国国运的一次选举 >

2012,这将是决定美国国运的一次选举


今年的这次选举,很可能决定美国未来的命运,因而是一次极其重要的选举。简述原因如下:

因为美国经济在未来的几年内必然复苏,而且将有一次比较像样的繁荣,这应该没有什幺悬念。唯一的问题是明年一月的债务悬崖造成的不确定性对经济的短期影响。

基于这个判断,如果罗姆尼当选会发生什幺呢? 因为罗姆尼懂经济和管理,他会说不讨人喜欢的、政治不正确的话,但是相对于奥主席来说,他会在正确的时机做恰当的事 (请注意,在第二次辩论中,罗姆尼关于自己和小布什总统不同的答词:“现在和小布什总统所处的时期不同”。言下之意,现在罗姆尼的做法肯定和小布什不同,因为时机不同。若罗姆尼处在小布什时期,他也会做同样的事,可惜提问的女士不会明白,嘿嘿!奥主席指责罗姆尼当年把工作机会流向中国,这要幺说明他根本不懂经济大势,要幺说明他用的是下三滥招数:明明知道经济的规律性和周期性,只能意会不能明言辩白,却非要这样指责)。这样未来经济复苏后,罗姆尼会在平衡预算方面有进展。当然,民众会把功劳归于罗姆尼,这样罗姆尼将可能连任干8年。这8年下来,美国的债务会得到缩减,罗姆尼会把这次的经济繁荣做到利益最大化。8年后,美国将继续在可持续发展的轨道上前进,这才是真正的Forward。

但是,如果奥主席再次当选的话,虽然他和他的民主党人对美国经济产生的必将是阻碍作用,但是这并不妨碍天真的多数美国民众同样把美国未来经济繁荣的“功劳”归于奥主席和民主党人。于是民主党人下一次将会再次入主白宫,这样一共下来也是八年。

这个八年期间会发生什幺不可逆转的恶变呢?

1.打着“同情”和“爱心”的旗号破坏规则加大非法移民的入籍力度,增加稳固民主党票源。同时我们需要明白,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的过程。入籍的非法移民会招来更多的非法移民,毕竟谁和白吃白喝白享受有仇呢?因此仅这一条,就是个不可逆转逐渐溃烂的过程。

2.福利的增加,进一步增加放弃就业吃政府的穷人群体,这是民主党的大票仓。

3.给富人加税,就是为小企业增加负担(请举餐馆、农场的例子,这是多数;不要跟着奥主席的手指单单嫉妒罗姆尼的税率,这样的例子毕竟是少数)。压制小企业雇用工人,和2的功能相同,增加吃救济的人群。经济繁荣期间,为富人加税起到的作用也一样,所以是拖经济后腿的做法。

4.当民主党干满八年后,扩大的、稳定的、坐实的穷人大票仓可以让民主党成为永久的执政党,共和党要幺被边缘化,要幺和民主党携手向社会主义迈进。

5.这八年期间,美国未来经济的繁荣是降低债务、平衡预算的最有利时机。但是我们不可能指望民主党人会这样做。相反他们会借机推出更多、更大的福利和其它大锅饭社会主义政策。不把美国的自由和创业精神打垮,不把美国政府建成全心全意无所不能无所不管的全才政府,民主党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在辩论中已经看出,民主党人光明磊落,并不隐瞒自己的观点。

6.这样一来,美国自由、信仰的立国理念就面临瓦解。当民主党在政治正确的道路上一直干满六届24年后,信仰和自由变成了绝望。到那个时候,美国将面对高耸入云的债务,财政收入大约只能应付债务利息,以及不可遏制的恶性通货膨胀;大量的穷人和下三滥;不堪重负纷纷倒闭的企业。那时,除了内战和分裂,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解决美国的问题。因为民主党理念的核心第一是政治正确,第二是不可持续。任何不可持续的事情,是必然要崩溃的。有人说,那时美国将需要改革选举制度。但是在那个时候,任何动穷人奶酪的改革在强大的民意支持下都是不可能的,罗姆尼说的那47%,会变成57% 直至77%最后美国将成为大墨西哥或大希腊。

民主党的理念,我们大都清楚。飞云在这里想换个角度观察该党的政治正确是不是真理,美国在民主党的带领下会走向何方?这个观察角度就是:看看拥护它的是谁,他们为什幺要拥护民主党。

众所周知,民主党的拥护者名叫“无知少女”。

1.无者,无产阶级的简称,俗称穷人。我们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同胞,由于受阶级斗争理论的长期影响:头脑形成了一个政治正确的思维定势:穷人就是正义的化身。事实上,穷人里有懒汉、流氓;富人里有约伯、亚伯拉罕。公义,从来不能以贫富来划分。同情帮助弱者是公义;走过了头,罚勤奖懒必致败亡。按照孔子的说法:“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在美国这样一个良性发展的社会,甘做穷人的,其实并不光彩。可是就是那些大量的好吃懒做让纳税人供养的“穷人”,喜欢民主党。因为民主党把我们辛苦工作的钱“重新分配”到穷人口袋;我们量入为出,他们却把免费牛奶不开口就扔进垃圾箱。

2.知者,就是知识分子。一说知识分子,有的看官就有点飘飘然,其实大可不必。这里的知识分子无非就是大学里的“知道”分子。他们“知道”什幺呢?知道数学、物理,这,和知道如何种地没有什幺不同。他们自以为有“知识”,于是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悲天悯人,于是就想救穷人于水火之中。他们胸怀大志,跃跃欲试,于是乎民主党的大政府大包大揽激起了他们的共鸣。然后就成为民主党人了。不过年过40、50以后许许多多这些知道分子们会在多年的理性与感性的冲突中若有所悟,脱离民主党。

3.少者,少年人也。这就无需过多说明了。因为少年人,阅历少、易冲动、有理想。非常容易和民主党共鸣。只是有一种说法:一个人30岁以前不信社会主义,说明这个人缺乏激情。但是如果这个人40岁以后还相信社会主义,说明该人是缺乏理性不可救药的棒槌。少年人支持民主党,很能说明问题。

4.女者,女士也。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容易得罪女士的话题,飞云不得不慎重。让我们先从教会说起:圣经不让女士讲道,所以我们在教会很少看见女士讲道。因为这是上帝的旨意,我们在教会的姊妹也许心里嘀咕但是不敢说出来。其实这就对了,上帝的话语,当我们不能参透的时候,我们就服从。因为上帝有祂的美意。

理性,应该是男人应该具有的特征;感性,往往是女性所具备的特性。所以,男人要有担当,要保护女人。正如圣经所言,丈夫是妻子的头,丈夫要爱自己的妻子;两者不可缺一。人类在“平等”的旗帜下,给了妇女选举权,这在政治上是非常正确的,是历史的进步。

可是这个政治正确带来的是什幺呢?飞云举几个实例说明:

一女:我看见罗姆尼就不顺眼,奥巴马潇洒,帅,我就选他了。

二女:我也同意,奥巴马的声音特好听,我也选他。

三女:奥巴马对他老婆多好啊,我选奥巴马是一定的。

稍微“实际”一点的,满怀同情心的某女:奥巴马对穷人好“脑子里出现杨白劳的可怜形象”;罗姆尼是富人的代言人“脑子里出现南霸天的面容”。

这,相当于一队人在山里迷了路,需要选出能够带大家找到出山口的人。我们的女同胞都把眼光偷偷瞄准了周润发。这样,大家会在三百年后变成考古队的挖掘物。

这样,奥巴马的票就上去了。

政治是正确了,美国却危险了。

最后说明一个简单道理:这不是说所有女士都是感性占上风,所有男性都是理性占优势。飞云若不说明,100%会有人这样质问。如果读者您是女性,飞云肯定不是说您(讨好地嘿嘿)因为感性的女同胞根本不会有任何兴趣阅读到飞云这句话;像您这样伟大光荣正确的女同胞,其实并不罕见;其她的还有撒切尔夫人、果儿达梅厄夫人这样的英雌人物,一百个卡特那样的男人也比不上。

为了美国的前途,为了自由和信仰,也为了我们及孩子们的未来,让我们永远抛弃民主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

上一篇: 下一篇: